基因健康元素

人类与矿物质元素的关系

人体是由元素构成的,元素也是构成人类生存环境的基本物质。人体内环境元素代谢的稳定与平衡是维持人体健康的必要条件。元素与人体健康及疾病发生、发展、预后、转归的关系密不可分。元素平衡与调节对维护和促进健康、预防和治疗疾病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元素与酶的关系

人体中约有5000多种酶与微量元素最为密切。人体的新陈代谢有赖于酶的催化与调控,而酶的活性与多数微量元素相关,部分微量元素是酶的结构成份和活动中心,部分元素离子作为激活剂影响酶的活性。微量元素的缺少,会直接影响到酶的结构改变、活性损伤或丧失。如DNA聚合酶的活性减弱,DNA的复制和修复功能也随之下降。大多数连接酶(合成酶)和所有脱氧酶的活化作用均需要镁、锰、锌等元素具有激活酶的作用。

元素与内分泌的关系

微量元素的平衡对人体内分泌系统各个环节上均产生影响,元素改变将影响体内激素的合成、分泌、贮藏和活力;反之,激素也可以调控机体元素的代谢过程。如:脑垂体分泌素,锌与生长激素1:1相结合,致生长激素二聚合,它在分泌粒或血浆中变得更稳定、更不易失去活性。甲状腺所吸收的碘被氧化成原子态碘后与蛋白质相结合并进一歩合成单碘或双碘酪氨酸,合成甲状腺素。锌和三价铬直接影响胰岛素的合成、分泌与活性。元素与性激素关系也十分密切,锌元素缺乏直接引起男性生殖腺功能低下,女性受孕能力降低。

元素与金属硫蛋白的关系

金属硫蛋白也叫金属硫组氨酸甲基内盐(Metallothionein简称MT),富含半胱氨酸的金属结合蛋白的总称。铜、锌、镉、汞等金属离子都能诱导多种组织内MT的合成。MT的诱导合成是由于金属离子激活了MT基因的启动因子,使MT基因的转录增加所致。铜和锌元素有很强的诱导MT合成能力,铜和锌供应充足时便可诱导一定量的MT生成。镉和汞等有害金属和MT结合后便失去毒性。 MT对铅也有直接解毒作用。 MT可抗辐射,还可以淸除羟自由基(OH•)。 MT对重金属有解毒作用。工厂矿山排出的废水中含有多量的镉、汞、铅等重金属,灌溉农田后造成环境污染,导致粮食作物及食用这类作物的人和牲畜体内镉、汞、铅等重金属含量超高,进而对人类生命造成危害。利用锌铜等元素诱导MT的特性,解除重金属毒害作用,减轻环境污染对人体带来的危害。

元素与抗自由基反应的关系

DNA的碱基受到自由基的进攻,造成DNA碱基降解或缺失,氢链破坏或主链断裂,从而改变核苷酸结构或排列,破坏其携带的遗传信息,引发突变,造成蛋白质合成差错,导致多肽键间发生交联,从而引起蛋白质包括酶的结构改变、活性损伤或丧失。硒、锌等元素可以抑制自由基反应,参与辅酶Q与谷胱苷肽过氧化物酶(GSH一Px)的合成,淸除自由基反应有害产物,从而保护DNA结构不受损害。

元素与抗衰老的关系

过氧化与自由基反应异常或失控是加速人体衰老的重要因素,是心、脑血管病,中枢神经系统疾病,骨关节疾患,癌症,肿瘤等病症发病生物化学基础。微量元素抗氧化和抗自由基反应,是通过参与抗氧化剂和抗氧化酶的合成而实现的。如:辅酶Q、谷胱苷肽、半胱氨酸、谷胱苷肽过氧化物酶(GSH一Px)、谷胱苷肽还原酶(GSSG一R)、超氧化物歧化酶(SOD)、过氧化氢酶(CAT)。微量元素还具备:抗癌、抗炎、抗病毒、抗菌、抗凝血、降血糖、解毒、抗贫血等作用。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元素绝不是用的越多越好,要有用量标准,一定要防止补充过量会引起微量元素积蓄而发生中毒。